象微

老人和小孩


黑白其实没有让人怀旧的烘托作用,让人怀旧的可能是颗粒感和分辨率。不如说始作俑者是拍摄照片的古老镜头,景是新的,器材都是老的。有点江春入旧年的感觉。

邻居是一位画家

再读<春风沉醉的晚上>,意象中的郁达夫所描绘的他所住的邓脱路(今丹徒路)的房子突然变得精确起来。高中时第一次在语文读本上读到这个小说,那时候想象中作者描述的环境虽然也是阴暗的,但要宽敞许多,男女主人公也要排场许多。考据癖发作,我想不如找个闲时到他所写的外白渡桥附近去找一找这种房子,却忽然记起14年左右在黄陂南路永年路附近一个很老的小区里应该见过这种房子,那时候同学的妈妈在上海打工,就住在小说中所描绘的这种“楼上的房间”。阴暗的楼道,到了一层,一眼看不到底的过道,进得门来,不多宽的房间右手边一个木梯子靠着墙,沿着梯子爬上去,钻过“洞”,就是郁达夫描绘的矮小的房间,再隔成两间的话,确实是不能再小的“小小的房间”。即使是现在一百年以后的上海,想必也有很多的如郁达夫一样逐梦的文学家或者艺术家,更有如陈二妹付完房租所剩无几的打工族。多年以后再读,他们出场时气质和行头似乎更加写实了。

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相隔万里,而是我在你面前你却眼神游移